柠檬薄荷少加糖

用了各种滤镜调调调,还是VSCO和Pixlr用的最顺手

     吴世勋讨厌作文。
     作为文科生的他,在熬过了九年的记叙文生涯后,毫无悬念地败在了议论文上。数学倒是越来越好。
     不过,他从没考虑过转科,因为金钟仁在。金钟仁不会同意,他自己也不会愿意。
     “干脆转去艺术班好了,文科还要背这么多东西还要上这么多课,烦死了……”放学时,吴世勋一边整理厚厚的历史提纲一边抱怨。学生们都在清理桌子,摆椅子,教室吵得不像样。金钟仁却可以把他的话一字不漏地收进耳里,并且十分确定是说给他听的。
    “你以为艺术生不上课啊?蠢。”金钟仁眼皮都不抬一下,满桌子书堆成一摞然后塞进书包。
    吴世勋盯着正斯里慢条清书包的人,彻底放弃了,连包都不拿便冲出了教室。顺便无视了教室门口等待他和金钟仁多时的初中部小妹妹。
   大街上早已洒满了夕阳,天边,街边,与人们都披着一层淡淡的红,融在一起,像一幅红色的印象派油画。行人成双成对地走着漫无目的地闲逛。盛夏的傍晚,大多是情侣。学生们早就绕小道走了,偶尔可以看见一两个穿着校服的学生骑着自行车,“嗖”地一声从街边过去,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。吴世勋两手插进口袋,一脸平静地走在街上,心里却想着算着按金钟仁的速度多久追得上来。
    以前,记得以前,总是由着他胡闹,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地折腾。闹完了没脾气了再往怀里一带,顺顺毛就万事大吉。可今天,金钟仁看着前面一步一步故意慢了脚步的某人,突然没了勇气。
  
    就是不想哄了。
 
   金钟仁逆着夕阳,看着他静静地转弯,走进拐角,开门,关门,然后把自己房间的灯打开。接着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——不回头也知道他一定在看着自己,直到看不到。
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吴世勋叼着半块吐司打开门,便看见金钟仁靠在自己围墙边,手里还拿着自己的书包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早。”金钟仁笑。
      “嗯”
      “你的包,拿好。”
      “嗯”
      “作业帮你写了。”
      “嗯”
      “今天中午把课桌清下。”
      “嗯”
      “我们去艺术班。”
      “嗯……嗯?!”
   吴世勋看向他,眼里满是惊讶。金钟仁把还留在吴世勋嘴边的吐司一口咬掉,含糊不清地说:“不是要转班吗?”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“我陪你就是了。”

K.KAWAI
自家的三角琴,22年了,比我还大。

半开的栀子和午后的阳光,想用最美的风景叫你起床。

This summer 's gonna hurt like a motherfuker 🔥🔥🔥

捉到一只日系萌萝莉🙈🙈